究竟有多少人吃了隱龍的糖衣炮彈把腸子拉穿這不是我應該考慮的事。

  第二天一早我在回學校‘簽到’的途中打電話給了沈殘,告知他我這邊的情況。

  沈殘聽罷果斷將電話轉交給了另外一名分管外務的老大,這位老大的聲音相當清脆響亮,他讓我先不要輕舉妄動,還說天門會立刻派出負責人與我聯絡。

  掛斷通訊,我不由暗嘆一聲。

  你說我是招誰惹誰了,我不過是想隨便找個城市發展而已,怎么著就挑到了幽冥地府掌控的城市了?

  幸好我還沒正式開疆拓土,要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一不小心踩到冥府這顆原子彈,包括我在內沒人能夠幸免。

  僅僅二線排名前幾的城市地底下就深埋著幽冥地府這樣的龐然巨物,那省會城市又該恐怖到何種程度?

  跟這些龐然巨物相比,我這點實力,身邊這點人手真的不夠看啊。

  稀里糊涂地睡過了上午的四節課,中午我去飯堂吃飯,吃到一半的時候電話就響了,竟然上午跟我交談的那位天門外事負責人,約我見面詳談。

  什么叫兵貴神速!

  這就叫兵貴神速!

  像這種性命攸關的大事豈能耽誤,當下我就把請假條往阿離手里一甩,拍拍屁股走人。

  約定的地點,是一間普普通通的咖啡屋。

  我推門進去,東張西望。

  “張先生?”一名中年男子走過來,露出一抹微笑。

  “你是…聯絡員?”

  男子點點頭,“樓上請。”

  來到二樓包間,男子擺了擺手,示意我進去。

  走進包間,我見到一男一女。

  男子約莫三四十歲的樣子,一雙眼眸炯炯有神,猶如兩盞明亮的太陽,而坐在他身邊的女人,雖然年紀也不小了,但保養的很好,上等姿色。

  讓我驚駭的是,這個女人給我一種非常恐怖的感覺,她的實力絕不弱于玉琉璃!

  至于這個男人……我完全感受不到他的氣場。

  我默默的咽了口吐沫。

  會出現這種情況,只有兩種可能,第一種他只是普通人。

  這種可能被我瞬間排除了,普通人是絕不會有他這樣的眼神,和強烈的殺氣。那么就只剩下第二種可能——他的實力超出我太多太多,達到了一種夏蟲不可語冰的境界。

  男子微笑著伸出右手,跟我握了一下,“我聽沈殘提起過你,年少有為,不錯。”

  “你是……”

  面對強者,我始終保持敬畏。

  “臺風,熟悉的人習慣叫我風總,這位是我的伙伴孫凝。”

  臺風?

  這名字好像在哪里聽過。

  我猛然間想起來了,之前在上川,隱龍曾說過這樣一句話,大概意思是說,天門有許多屠龍刀,罪首算一個,臺風算一個…

  這個臺風顯然是跟罪首齊名的變態高手啊!

  我胡思亂想著入座。

  “具體情況我已經了解,接下來的行動,我需要你的配合。”

  “我一定會全力配合你們。”我點點頭。

  “具體是這樣的……”

  從咖啡廳出來,是一個小時以后。

  臺風的計劃大致上跟隱龍的策略一樣,稍微有一點改動的地方是,他并沒有讓我殺掉胡西平,而是讓我帶著孫凝去跟胡西平談判,簡單來說,我要做的只是潛入胡西平的壽宴,僅此而已。

  “有難度嗎?”孫凝問。

  我想了想,搖頭道:“放心好了,問題不大。”

  我跟蘇亦清既是朋友也是同學,而胡威又在追求她,我可不信胡威自己老爹過壽,他不給追求對象搞一張入場卷,到時我跟她要兩張就是了。

  “幽冥地府很強,你們這次過來,帶的人是不是有點少了。”我問。

  孫凝甜甜一笑,“宰殺一群羊羔,一頭獅子足矣。要不是我強烈要求,風總就自己一個人過來了。”

  我扯了扯嘴角。

  “聽說,你跟洪門的人起了沖突。”孫凝話鋒一轉。

  我不知道她忽然扯到洪門是什么意思,但也還是點頭,“嗯,那個叫王伏龍的家伙……我要是找到他,一定剝了他的皮。”

  孫凝笑了,“王伏龍本人就在粵海,你是想親自動手,還是讓我幫你解決他?”

  我瞪大眼睛,“他在粵海!!可你……為什么要幫我?”

  “盟友之間互相幫助是應該的,最主要的是,天門不喜歡欠人情。”孫凝恬靜一笑。

  “我要親自動手。”我握緊拳頭。

  “好,今晚十點,城南碧圓別墅區見。”

  ……

  夜幕降臨。

  我,天不讓,白雪,沈殘,血麒麟一行五人來到城南接頭地點。

  昏暗的燈光下矗立著兩個人影,一個是之前見過的中年男子,還有一個就是孫凝。

  孫凝指了指不遠處一座別墅,“王伏龍潛入粵海已經有些日子了,就在那。我們的調查員一直在調查幽冥地府的總部位置,意外發現了王伏龍。”

  我點點頭,內心早已被仇恨塞滿。

  我恨王伏龍,不是恨他讓我失去了兩年來嘔心瀝血組建的東聯勝,而是恨他殺掉了唐甜甜。

  這個女孩不應該這樣死去。

  “有計劃嗎。”我狠狠咬牙。

  “對付一條小龍,不需要什么計劃,直接殺進去就是了。”中年男子說話的同時活動了一下身體,渾身骨骼頓時發出噼里啪啦炒豆子的聲響,緊跟著男子的身材憑空拔高了足有二十厘米,比我還要高出不少。

  我看的目瞪口呆。

  要不是天上沒有月亮,我差點以為這廝要變成狼人。

  還帶這樣玩的嗎?

  “縮骨功……?”天不讓語氣嚴肅。

  男子微笑,“小術而已。”

  “臭顯擺。”孫凝掩嘴一笑。

  別墅門口有崗亭,里面坐著幾名保安,正在抽煙。

  孫凝朝我們比劃了一個稍安勿躁的手勢,一個人朝別墅走去,沒等靠近就被沖出來的保安給攔住了,“你!站住,這里是私人住宅,你想干什么?”

  由于距離較遠,我聽不到孫凝跟對方聊了些什么,只知道在交談了幾句之后,孫凝突然出手,在電光火石之間扭斷了保安們的脖子。

  “走吧。”

  中年男子揚了揚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黑道學生之校園狂少,黑道學生之校園狂少最新章節,黑道學生之校園狂少 鄉村小說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3d组选大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