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他這么自信,我也不再多言,朝眾人使了個眼色便縱身躍入湖中。

  六月份,東城的天氣還是比較熱的,要不然也不會每隔三兩天就有人游野泳被溺死在湖中。所以我進入水中,倒也不覺得有多涼,眼看著身后的追兵已至,我深吸了口氣,一手抓住黑金古刀,一手在前面劃水,雙腿飛快蹬動,幸好沒穿牛仔褲,不然就坑爹了。

  人工湖差不多有七八十米的寬度,這個距離并不算太遠,不消片刻,我就游到了中間,轉過頭看去,只見在昏黃的路燈照射下,一大群人正瘋狂地撲騰著水花朝我們游來,不過水鬼卻不見了蹤影,想必是潛入水中逃竄了吧。

  我無暇他顧,順手拉扯住附近一名水性一般的小弟,將他朝岸邊拖去。

  前后差不多五六分鐘,我們就順利抵達對岸,沈浪伸手將我拽上去,我狠抹了一把臉上的湖水,讓沈浪清點人數,看有沒有兄弟落在后面。他告訴我,他已經數過了,除了那幾個在剛才突圍的時候被砍殺的兄弟,其余人都在,一個不少。

  我點了點頭,正準備逃跑,就看到人工湖中央,有個游的最猛的混混身體沒來由地猛地往下一沉,頓時一大片氣泡在湖面上翻涌開來,他的兩只手伸出水面胡亂拍打著。

  起初我還以為是那小子溺水或抽筋了,再仔細一看才發現,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一道猶如大魚般的人影在水中往來穿梭,如履平地,每個被他纏上的混混都無一例外不是被拖入水中。我看的心驚肉跳,他這個綽號沒起錯,當真好像是那民間傳說中在河里淹死,每到夜晚就出來找替身的水鬼。

  太歲派來的這群人,人數眾多是不假,可這畢竟是在水里,戰斗力發揮不出十之二三,有刀都不知往哪劈,他們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同伴接二連三的溺水都嚇的不行,發出此起彼伏的驚呼,只能在湖中打轉,哪里還有前進分毫,這在很大程度上延緩了他們的追擊速度。

  要不怎么說男人啊,閑暇的時候還是少擼管子,有那時間不如用在學習技能上,保不齊哪天就能派上用場。

  我暗贊了一聲好水性,帶著眾人拔腿往遠處跑。

  等我們來到人工湖的另外一側,湖中噗通鉆出一道人影,除了水鬼還能有誰。

  他用力一抹頭發上的水珠,回頭去看那些遠遠落后的追兵,說:“走吧,他們肯定追不上來。”

  我朝他點點頭,帶著眾人離開了下關村。

  太歲這群人可能以為吃定我們了,完全沒破壞我們的車輛,省去了我們相當多的麻煩。

  坐在車里我問水鬼接下來有什么打算。

  我跟他說,如果說你之前只是脫離了太歲集團,現在就等于是跟他打擂臺,太歲肯定不會放過你。你要是沒地方去,不如跟我混,能不能富貴不知道,肯定比你之前的日子過的笑瀟灑。

  水鬼驚人的水性,真的很讓我心動。

  老話說的好,千金易得,良將難求。

  我身邊能打的有沈浪,槍法好的有大肥,會賺錢的當屬馬后炮,但水性這么牛逼的,還一個都沒有。

  水鬼看了我一眼,“說的我好像有別的選擇似的,我很了解太歲,敢跟他作對的人,迄今為止還能活下來的不超過一掌之數。”

  “巧了。”我笑。

  水鬼一愣:“什么巧了?”

  “跟我作對還能活下來的,差不多也只有這個數。”我哈哈大笑。

  水鬼幽默感欠奉,很敷衍的扯了扯嘴角。

  “你剛才用的是氣功?”我看向貪狼星,剛才他一挑n,相當神勇。

  貪狼星點點頭:“是,怎么,你想學?”

  “你肯教?”

  貪狼星無所謂的聳了聳肩,“有什么不肯的,只不過我這門氣功,很特殊。不是什么人都能學會的,師父傳授我氣功的時候曾對我說過,想學氣功要看緣分,有些人練個三五天就能有‘氣感’,可有些人,就是練三五年也跟白練一樣。”

  “你這氣功叫什么名堂?”我興趣滿滿。

  “虎勁心源功。”

  “聽起來有點意思,但不夠霸氣。”我嘖了聲。

  貪狼星瞅我,“那就毀天滅地神王功,反正只是個名字,叫什么都無所謂。”

  靠,還帶隨便改名的啊,我無語!

  ……

  當天晚上貪狼星就將的修煉方法教給了我們,這是一套非常簡單的呼吸法,在任何地方,任何場合都可以修煉。

  我小時候瞎胡鬧,跟在蛇爺屁股后頭學了幾天太極拳,所以對人體穴位多少有些了解,學起來很快,一遍就懂了。

  大肥對這種氣功什么的不感興趣,聽了不一會就在那打瞌睡了,倒是沈浪學的很認真,遇到不懂的地方會不恥下問,貪狼星也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在酒樓給水鬼安排了一間客房,讓他給貪狼星當鄰居,然后我就回了別墅。

  今天這場仗,雖然死了幾個心腹兄弟,但總的算起來,我并沒有虧本,因為太歲那邊被干掉的人多達二十多個,連頭領雙斧男都被我給廢了,最重要的是我還招攬到了水鬼這員猛將,小賺一筆。

  馮天涯不在,我的精力明顯比之前旺盛了許多,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索性就盤腿坐起來,學習。

  很快我就將一顆心沉了下去,進入了一種兩耳不聞窗外事的忘我境界。

  不知過了多久,我忽然感到小腹處隱隱升起一股暖流,雖然微弱,但我可以肯定,這就是傳說中的‘氣感’。

  我頗有些得意。

  說的玄乎,什么三五年修煉不成,瞧瞧我,才用了多長時間?

  抬眼一看,我不由愣了一下,心說我靠,不會吧,還以為只過了半小時,沒想到現在已經是凌晨四點五十了,我差不多練了一宿,外面的天都涼了。

  我活動了一下筋骨,感覺渾身舒暢,非但沒有枯坐一夜的那種疲憊,反而精神飽滿,就跟打了雞血似的,有使不完的勁兒。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黑道學生之校園狂少,黑道學生之校園狂少最新章節,黑道學生之校園狂少 鄉村小說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3d组选大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