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蘇青黃手里的是什么?這大白天的正午,還能有如此亮度,這要是到了晚上,不比他娘的天上的星星還要亮,把俺家婆姨的臉都照個清楚。”臺下,有面皮黝黑的漢子摸著光可鑒人的光頭說道,身旁之人同樣一臉的迷糊,都是井底的蛤蟆,要不是有今日的盛會,這些平頭百姓們平日里哪有機會看到武修們的手段。

  可是他們不識得,不代表李存山不識得。

  “武技?”在星芒閃現的那一刻,李存山便有所察覺,不過是轉瞬之間已然確定。淬體境可以施用的武技極少,而且大多數有著不可逆的副作用。如李家之標指,同是武技,以他如今境界強行施展,這根指頭是無論如何都保不住的,除非日后真有幸遇到起死人肉白骨的醫家,可那種俯瞰眾生之人物,當不是自己目前能夠請的動的。好在李羨言與整個李家在之前有給予他承諾,最好是能取了蘇青黃性命,也不算是一場空。

  “去死。”李存山面目猙獰,這一指,是他四千個日夜的閉門苦修,是他后半生于李家的榮辱富貴。

  所以當那一抹燦若星辰的流光劃過,李存山身后已是沒有絲毫退路,指鋒直上,不閃不避。

  李存山眼中,蘇青黃的拳頭之中仿佛握著亙古不變之星辰,可下一刻,滿是星光的拳頭已經迅速揮出,這是一種由極靜至極動的玄妙轉變,同樣亦是給李存山帶來無比強烈的視覺沖擊。

  指鋒對青光,二者接觸的一剎那,場下大多數人不自覺的微瞇著眼睛,實在是那團光球像極了天上的日頭,光芒灼目,讓人無法直視。

  二人皆是先前壓抑到了極致,所以此刻二人體內之精氣神于經脈之中流淌,又打了個轉,好似奔流到海還復回,由海入江,由窄至寬,自是在入海口處逆流而上,最后節節攀登,掀起了巨浪。

  臺下一時無聲。

  轟。

  “這大晴天的怎會有悶雷之聲。”又是先前那漢子,縮頭縮腦的說道,看著天上明明好大的日頭,連塊像樣的黑云也沒有,真是咄咄怪事,可是無人應答。

  一瞬間的失聰,好像是有一柄在眾人心頭輕敲,連心神都隨著這一聲而左右搖曳。

  然后大家伙只見一個肉眼可見的光暈,自二人拳指相交處猛然爆發,而后迅速向四周蔓延,至于場中兩人,在第一時間便已經被光芒所吞噬。

  都說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直到此時,底下看熱鬧的平頭百姓們才將將回過了神,靜寂過后隨之而來的是所有人的喧雜。

  “剛才那是什么,莫不是傳說中的武技?”

  “天哪,我江老六真沒想到有一天能有幸見到武技,那可是只有在外面能看到的稀罕東西,這下回去和老婆子可有得吹了。”

  “是啊,郡中被許驍大人治理的鐵桶一塊,就是有武修也不能在咱們面前隨意出手,這得有多少年沒見過了,得有三十來年了吧。”犄角旮旯的地方,有老者看得激動,不住的用拐棍杵著地面說道,一口氣喘不上來,不停的咳嗽,還好身旁有人照看。

  那攙扶他之人好奇的問道:“三爺爺,您老見多識廣,難道在三十年前您還見過別的武技?”

  老者努力的直了直腰板,朝著臺上許驍望去,似是想要看得更真切些,目光熠熠,挺著胸膛說道:“是啊,那還是當年許驍大人出城剿匪之時,我為當時府衙里的衙役,有幸跟在后頭擔壺持漿,遠遠的看到過。小崽子你知道嗎,那陣仗,遠不是今天這點小場面能比的。大人一鞭揮出,連夜里的月光都失了神采,完全被壓了下去,那一夜,十多個匪首盡皆授首,也是從那以后,咱們青郡的再沒鬧過匪患。”

  “那也是我最后一次見過大人出手,這許多年,我已是年過古稀,有一天沒一天的了,可大人還是風采依舊,著實為天人啊。”說到最后,老者嗓音沙啞,最后安詳閉目,氣息悠長,似在回味,而后坦然說道。

  “便是再過幾年,等我被埋到了黃土底下,我還是能告訴那些先走了一步的老兄弟,當年一手帶著我們的許驍大人,如今已是咱們青郡郡守,保著大家伙再不會受外人之欺凌。”

  老者身旁的年輕人扶著老者緩緩坐下,看著這位三爺爺面容平和,第一次覺著,或許這如今喝口酒都漏風的老爺子,年輕時候,也有著值得被說書人說上一說的故事。

  場中光芒已是快要散盡,眾人急忙看去,尤其是那些為這場賭了大半乃至全部身家的,一個個把脖子抻的比漓江里的千年老王八還要長,生怕錯漏了一絲細節。

  相較于臺下,臺上之人才是更為震撼,本是捉對廝殺的兩幫,在剛才竟是同時心有靈犀的一同停手,一齊看向臺中。身為武修,自是比底下的人更能感同身受,剛才其中能量之驚心,換做他們四人之中任意一個,都是決計接不下的。曹薛二人驚嘆于蘇青黃實力之精湛,而一直充當看客的那兩個此時卻有些蠢蠢欲動,看著那四人身上都帶著不輕的傷勢,一時念頭紛飛。

  臺上煙塵盡去,明了清晰。

  “都躺下了?”有場邊緣看熱鬧的,就差把脖子伸到臺上去。

  臺中央,蘇青黃與李存山二人一同倒在了青石臺上,動也不曾動,生死未知。

  “不對,李存山還有知覺。”曹開泉輕聲對著薛長義說道,不愧是武修,能見于微末處,一眼見到李存山手上動了動,雖是中指處齊根斷去,好在其余四指完好。只見地上李存山手腳輕顫了下,終是雙目似閉似睜,漸漸回復了知覺。

  薛長義全身繃的如滿月長弓,對著曹開泉說道:“看來咱們是要敗了,待會苗頭不對,立刻把蘇兄的身子抬下去,絕不能讓李家的人下了黑手。”

  曹開泉默然而立,面色如冰。

  李存山晃了晃暈眩的腦袋,眼中略有迷茫,胸中血氣翻涌不止,好不容易才平復下去,這才回顧四周。

  看著倒在其不遠處的蘇青黃,李存山本是想猖狂大笑一場,不過是身上尤其是胸間劇痛讓他無法大口的吸氣,終如風燭殘年垂垂老人,小喘氣的說道:“哈哈,我贏了,終究是我贏了,蘇青黃,你們蘇家斗不過李家,當年是,如今亦是。”

  心里是贏下了比賽的暢快,可李存山當前境況也著實凄慘,全身的骨頭在剛才對拼的余勁中不說斷了七七八八,總是要在床上修養一月有余。蘇青黃那一招的確出乎他的意料,招式之詭異聞所未聞,勁力不僅沉重炙熱,更順著經脈蔓延全身,現在正隱隱作痛,不知是從何處習得,想著回到李家之后,定要請出一位出手,解決了身子里這點隱患。好在最后憑著底子厚實,修為勝過了蘇青黃一截,堪堪險勝,若是運氣再差一點,如今躺在地上的,說不定就是他李存山了。

  不過所謂敗者為寇,如今李存山當可以松上一口氣,他蘇青黃這個正主都是昏死了過去,臺上的薛曹二人,在李存山看來,就是再能蹦噠,沒有了主心骨,也翻不出多少浪花。局面已是明朗,至于另兩個,淬體二境身后無依無靠自我修行之人,李存山更不會放在眼中。

  薛長義神色凜然,緊盯著蘇青黃,想著也許會有一線轉機,可是躺在地上的那具身子紋絲未動,終還是對著曹開泉輕聲說道:“老曹,準備開溜吧,待會你做一個虛招,我把蘇兄的身子給搶過來,咱們來個出其不意,然后立刻下臺權當認輸,總是要留得青山在的。估摸著再待下去李家的狗腿子們真會下死手,把半條性命搭在這里,委實不值得。”

  曹開泉仍是一言不發。

  “老曹,在不走可真來不及了。”薛長義聲音高了幾度,厲聲說著,可是曹開泉并未回應,反而是一張黑如鍋底的臉,有了喜色。

  “老薛,你知道嗎,我這個人腦袋沒你們讀書人那么靈光,小時候上了私塾一年,大字沒識幾個,光顧著往灶臺里撒尿,最后被好脾氣的先生一腳給踹了出來,說我這輩子爛泥扶不上墻。”曹開泉淳樸憨厚一笑,“可我這個人有個說不上好壞的優點,就是認死理。”

  “所以我堅信他蘇青黃沒那么容易倒下,不是因為我了解他,而是。”說到這里,曹開泉更顯得意,“而是我相信吳姑娘,吳姑娘看準的人,不管他曾經有多么不堪,我都覺著他定是萬千溝壑潛藏于胸。所以,我從一開場便是相信,他李存山,贏不了蘇青黃,不信,老薛你就瞧好吧。”

  薛長義重新看去,眼睛一亮,驟然來了精神,對曹開泉樹了個大拇指說道:“行啊老曹,沒成想你平日里一臉的老實樣子,到這時候,還真讓你說對了。”

  沒錯,臺上蘇青黃無意識的哼了一聲,隨后呼吸勻稱,眼瞼微動,竟也是緩緩蘇醒,看著正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李存山,蘇青黃咧嘴一笑。

  “想不到吧,李存山,你這指訣,還欠了一分火候。”蘇青黃一口老血吐出,頓覺順氣,暢快說道,然后竟是掙扎起身,身子雖是搖晃,可終還是如雨落芭蕉,無論風雨如何,始終屹立。

  這一刻,于李存山眼中,蘇青黃一身狼狽相,卻似萬丈高山,不可撼動。

  這一刻,蘇青黃儼然成了他李存山之心魔,如果不能跨過,終其一生,修為皆不得寸進。

  想到此處,李存山雙目赤紅,不僅是心頭有青山鎮壓,更是昨夜李家老爺子于院中的交代。

  他李存山不過是個旁系到不能再旁系的,天賦是不錯,可如果不是從小跟在李羨言身后鞍前馬后,哪里能得到李家這些年的栽培。不說別的,五百兩銀子菩提青根,要是沒有李家府庫,哪里是他能承受的住的。

  “存山啊,你也知道,鳳言他與蘇家蘇青黃之間的賭約,輸個幾千兩銀子是算不得什么,若是能為他上上一課,讓鳳言日后可以看到更遠的東西,更大的格局,便是三萬兩也值得,我李家不缺那么點錢。”

  老人個子不高,一直面朝明月,所以李存山無法得知他那時是何種表情,總不過是微低著頭,繼續聽著這位一手把李家帶到如今榮華的老者,還有些別的什么教誨。

  “存山,小時候我曾帶著你們一幫小崽子去山上獵狼,你們還記得嗎?”

  “記得。”李存山小心的回道。

  老人依稀追思,“那還是十多年前,我一時興起帶著你們幾個小崽子去山上獵狼,追了整整一下午,終于找到了一處狼窩。”

  “狼窩里藏著兩個小狼崽子,所以當時那頭母狼跟拼了命一樣朝著我們呲牙,好在我手上還有幾分力氣,費了點勁之后,最后一刀劈開了狼肚子,我記著,那狼后來抬回家量了一下,比咱們李家個子最高的還要高。”

  說到這里,老者反而是一個停頓,摸了摸小臂上一道長長的口子,語氣再不復之前的慈藹,而是帶著分凌厲接著說道:“當時咱們都大意了,誰曾想到,受了這么重的傷,那畜生還能留著一口氣,在我要伸手掏窩子的瞬間,一口咬在了我這胳膊上,要不是我當時刀在身旁,恐怕這胳膊,非得被它整個撕扯下來不可。”

  “這疤跟了我這些年,我把它一直有意的露在外面,不僅是用來警示我,我更希望能夠警示所有李家之人。”

  老者陡然回頭,目光冰冷如三九寒天,直盯著李存山,“李家之人,做事不可留后患,便如我當年不察,被那畜生偷襲之后,我立時抽刀朝著它身子要害處砍了一十三刀,直到確認它絕沒有任何生還機會才停手。不僅如此,狼窩里那兩只還沒有睜眼的狼崽子,全被我一刀一個,剁下了狼頭,為的,就是怕它們若是長大會找我們報復,才斬盡殺絕,不管多小的隱患,都不能留。”

  “所以,存山,你懂我的意思,是嗎?”

  李存山已是單膝跪地,“存山清楚,蘇家便是那狼,蘇青黃就是狼崽子,明日大比,定為李家鏟除這個后患,絕不留手。”

  老者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扔過去一個瓶子,“明天帶著這個吧,總是要以防萬一。”

  李存山打開瓶塞,輕輕一聞,臉上微微變色,可終還是收進懷中,道了一聲告退。

  只是李存山一直低著頭,所以未有發覺,老者的面容,于淺夜月色通透之下,已是森然。

  李存山默默掏出揣在最里處的那個瓷瓶。

  “升靈丹,能在短時間直接讓我提升為淬體四境的,不過后果,是在十二個時辰之后散盡了修為從頭再來,呵呵,我,又哪里有得選擇呢。”

  李存山苦笑一聲,打從一開始,他其實已經沒有了回頭路。閉著眼睛把瓶子中的藥丸吞吃下去,感受著周身之中迅速回復而來的勁氣,接下來,他所要做的,便是在臺上殺掉蘇青黃,把這青郡的天,給捅上一個窟窿。

  李存山面上全是猙獰,站起了身子,看著還趴在地上的蘇青黃,冷笑的說道:“蘇青黃,你是否還有力氣,能再陪我戰這第二場。”

  蘇青黃看著他這一身的滔天氣焰,分明不似平常之時,還未等理出其中的頭緒,李存山猛的一腳踢出。蘇青黃在這一擊之下,直接整個身子騰空而起,凌空朝上飛去,又在半空中翻了好多個跟頭,這才踉蹌落地,于青石板上重重跌落。

  這一下,蘇青黃整只右臂幾乎廢掉,更是幾乎失去了意識。

  “我說蘇青黃,你這三天兩頭的如此狼狽,動不動神游天外,你不嫌丟人我還覺得磕饞呢。”意識之中,那神秘之人又是嬉笑說道,卻還是不肯讓人見其廬山真面目,連身形都未曾現身。

  “我說,別不回話啊,我這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你小子想聽哪一個啊。”又是其讓人討厭的聲音,可是蘇青黃于生死之間,連意識都模糊成一線,自是沒力氣來應付他。

  “想說就說,我死了,你也好不到哪里去。”這是蘇青黃拼命咬著牙,憋出的這么一句。

  “好消息嘛,當然是我先前覺著實在是坑了你,所以這一次愿意大人有大量,出手幫你一下。”

  “那壞消息呢?”

  “壞消息啊,就是,上次對付那條孽龍殘留精血的時候,不是收了你六十年的壽命嗎,本來預計著你還能有個十年二十年的。可是后來去查看了一下,你的壽命,應該只剩下,不到兩年了。”說到最后,那人聲音竟是有些不好意思。

  “所以啊,這次我可以幫你,就當做是我小小的補償,往后日子,你該吃吃,該喝喝的,和家里婆娘生個小孩,想做點什么就做什么吧,別留遺憾。”

  蘇青黃幾乎是嘶吼著,一字一頓的咆哮說道:“你這個坑貨,老子不管以后如何,只有這次,我要贏下這場大比,你,趕緊幫忙。”

  “好嘞。”那人說道,短短三個呼吸之間,,經脈之中本已枯竭的靈氣瞬間被填補滿,蘇青黃從臺上爬起,感受著體內充沛雄渾之靈力,捏緊了拳頭,直視李存山。

  “李存山,那老子就陪你好好來上這,第二場。”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自帶系統來重生,自帶系統來重生最新章節,自帶系統來重生 360小說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3d组选大小走势图